曾經連續三年蟬聯天貓雙十一家裝銷售冠軍,甚至請來了演員馬伊琍代言,任誰看PINGO國際都拿了一個好劇本。但這家專注于家裝的企業,在2018年以來卻屢屢遭到裝修業主投訴。深藍財經發表相關文章《PINGO國際籌劃上市背后:雙11家裝銷冠,卻投訴不斷、糾紛不斷、違約不斷》。

PINGO國際也引起了其他媒體的關注。每日經濟新聞連發兩篇報道,內容如下:

曾經的雙11家裝銷冠,如今投訴不斷

此前,有網友向深藍財經網友爆料,自己和PINGO國際簽了裝修合同,但兩年過去了仍未完工,自己不但耽誤了時間,還陷入與PINGO國際漫長的糾紛中。

通過公開信息,深藍財經注意到,PINGO國際被業主投訴不按期完工不只是孤例。

當時承諾完全不用我管理,管家式服務,但是裝修停工卻根本沒人通知我。”近日,一位與PINGO國際簽訂了裝修合同的江西業主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據該業主介紹,停工是因為線下施工單位關門了,對方表示剩余工程總部會接手。

隨后該業主向PINGO國際尋求解決辦法,但PINGO國際卻提出了新的要求。“總部要求我把剩下的錢全交了,就會繼續幫我裝修。當時覺得這么大的公司不會騙我這么點(錢),就交了。”沒想到裝修一停就停到了現在,連裝修材料沒有如數發貨。

不止她一個人遇到這種糟心事,廣東的黃先生也“不幸中招”。黃先生早在2017年圣誕節就簽訂了合同,按照約定2018年上半年就應該完工。但快一年過去了,完工變成了一種“奢望”。

“去年五六月份的時候(進度)已經不正常了,瓷磚、防水搞完之后就沒有什么進展。去催線下的施工公司,他們反而催我交二期款。我還是選擇相信他們。”黃先生說道。

不僅如此,裝修的結果也讓不少業主覺得“冒火”。有廣西及廣東的裝修業主向記者反映:“當初裝修的時候只有一本畫冊讓我們選,并沒有提供裝修材料清單。開始裝修后才發現,用的材料很差,根本達不到圖片上的效果。”

被業主指出管理失控

若本來就松散的聯盟急于對外擴張,線下施工體系失控是必然的。

中山業主黃先生的經歷似乎也印證了這一點。在與PINGO國際溝通的過程中,相關負責人向黃先生透露,2018年7月,PINGO國際線上和線下體系開始崩潰,線下不把款交上去,供應商也開始出問題。

據黃先生介紹,在裝修過程中,業主需要付的錢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施工款,直接交給線下負責施工的裝修公司;另外一部分是整裝購銷款,要交給PINGO國際總部,收到錢后PINGO國際才會發裝修材料。

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與數位業主溝通后發現,簽合同的時候,業主并非直接與PINGO國際總部簽合同,而是與PINGO國際總部授權的線下施工公司簽。這就意味著有漏洞可鉆:并不是所有的線下施工公司,都會乖乖地把錢上交到PINGO國際總部。

“在簽合同的時候,合同明確規定整裝購銷款必須打到PINGO國際總部去,而且必須出具總部的收條。但有不少業主疏忽了,把錢交給線下裝修公司。他們收了這個錢以后,有的交到總部了,有的就沒交。導致這個結果,一方面是我們自己的原因,一方面線下(裝修公司)在簽訂合同的時候也遮遮掩掩。”黃先生說道。

這只是PINGO國際管理混亂的一個細節。更為離譜的是,當公司賬戶資金被法院凍結的時候,PINGO國際竟然毫不知情。

由于和PINGO國際一直溝通不順,黃先生此前在律師建議下起訴PINGO國際,并申請了財產保全。但由于訴訟花費的時間太長,黃先生最終選擇了主動和解。而直到黃先生到PINGO國際總部和解,PINGO國際才知道公司賬內15萬元的資金已經被法院凍結。

“我凍結了他們公司的一筆資金,他們竟然不知道,你說他們公司的管理混亂到什么程度?”黃先生覺得很不可思議。

盡管達成和解,但賠償款項卻沒有走PINGO國際的公司賬戶,而是分三筆、從三個私人賬戶中打到黃先生的賬戶上,這也是讓他深感PINGO國際管理混亂的原因之一。

4月22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位于佛山順德的PINGO國際總部了解相關情況,恰巧碰到了法院執行的場景。在場的一位供應商告訴記者,“還有60萬的貨款沒有結清”。

一位來自深圳的供應商也表示:“我們給藝可建材供應材料,PINGO國際作為總公司開支票給藝可,然后藝可開支票給我們。但是現在藝可的賬號已經被封了,相當于空頭支票。”

不僅如此,PINGO國際員工工資的發放也出了問題。“其實從去年11月開始,工資的發放就不正常了。”離職員工A說道,“由于申請仲裁的人太多,人社局的人已經不單獨接待,而是把與PINGO有勞資糾紛的放在一起打包(處理)。一共有70多人,合計100多萬元。”

曾經的“黑馬”黯然退出?

2016年的雙十一,PINGO國際憑借4.18億元的單日銷售額成為家裝行業銷售冠軍,被稱為家裝行業最大的一匹黑馬,引起了諸多關注。而在更早之前,《南方日報》曾報道,PINGO國際CEO楊耀祖在2016年8月23日某高峰論壇公開表示:“預計2016年訂單總額將達65億元。”

但2016年12月,全國工商聯家具裝飾業商會推出了《中國家裝行業優秀品牌企業發展狀況報告》,選取了45家全國主要省份最核心的家裝公司進行實地調查,結果顯示最大規模的家裝企業(集團)年營業額大致接近60億元人民幣,全國營業額超過10億元人民幣的家裝公司約12家。

曾有媒體發文質疑PINGO國際的真實營業額,但PINGO國際似乎并沒有受到影響,2017年、2018年連續兩年獲得雙十一天貓家裝行業的銷售冠軍,銷售金額分別為4.82億元、5.16億元。

不過在上述業內人士看來,業績來源于“在天貓瘋狂刷單,炒作”,這一說法也得到離職員工A的證實。據A提供給記者的一份頁眉標有PINGO國際的“工作聯絡函”,其中提到“為了使2018年雙11電商節取得好成績,需要您部門大力支持拍單工作”,并要求該部門收集25個淘寶賬號以供使用。

“PINGO國際會把刷的單分配給各個線下裝修公司,由他們先行墊付,雙十一過后錢再如數返還。”一位經歷過兩年雙十一的PINGO國際供應商向記者透露。

但不管銷售數據是否摻水,雙十一家裝行業銷售冠軍的稱號為PINGO國際帶來了實打實的好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所采訪的幾位業主,均反映之所以選擇PINGO國際,就是看中了其在雙十一期間展現的實力。

不過,這只是其營銷策略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PINGO國際提供的返利政策。

上文中曾提到業主裝修款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施工費,另一部分是整裝購銷款。其中整裝購銷款會在業主交完二期款時開始返還,分十二年返還完畢。

通過這種方式,不少業主在二期裝修未開始前便“心甘情愿”交完了所有裝修款。而按照裝修行業的慣例,業主應按工程進度付款,在工程完畢、驗收后才結清尾款。

“這個就要歸功于馬伊琍的代言、天貓銷售冠軍的稱號,總覺得這么大的公司,不會騙我們這么點(錢)。而且簽合同的時候,他們說他們公司都是這樣的。”上述江西業主說道。

經常與合同“打交道”的黃先生也痛快地簽了:“這個真的有很大的吸引力。我計算過,如果自己找線下裝修,12~13萬元可以搞定。現在簽了PINGO國際,總價17萬元,溢價4萬元。在玩資本的時代,企業拿這些錢去做投資或者其他的什么事情,給業主返利,很多人不會覺得這個有問題。”

但這種返利政策,也給PINGO國際帶來了資金上的壓力。

一位仍在職的PINGO國際員工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PINGO國際的返還政策很奇怪,如果沒有這種政策,或者說搞樣板工程,一個地方多少套有個限制,這樣也好。但是它現在沒有限制,那么得永遠有新客戶進來才能返還得了。”

在交完二期款裝修卻遲遲沒有進展時,許多業主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如今,蟬聯三屆天貓雙十一銷量冠軍的PINGO國際,天貓旗艦店已經不在了。不僅如此,其在京東、蘇寧兩大平臺的官方商城也已下線。

上述離職員工A向每經記者表示,PINGO國際的加盟商開始更換招牌、重新開業。而每經記者在查詢工商資料時也發現,PINGO國際在各地的部分直營裝修公司也已經被注銷。

在部分業主裝修未完成、供應商貨款沒結清、員工工資沒發的情況下,PINGO國際背后的“老板們”又有著怎樣的打算呢?

半路殺出易享家

“中榮資本”微信公眾號顯示,2018年12月3日,中榮資本(全稱深圳市前海中榮百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CEO孫景強攜財務團隊與上市輔導等一行,與時任PINGO國際CEO楊耀祖等高層就上市合作事宜召開了專題會議。

隨后,12月28日,易享家注冊成立。

2019年1月6日,PINGO國際與中榮資本舉行并購重組上市簽約儀式,雙方正式達成合作。在PINGO國際官網的宣傳文章中可以看到這樣的描述:“雙方正式達成合作后,PINGO國際將攜手中榮資本開啟資本運作之路,助推集團的多元化發展和創新。”

但是記者在該篇宣傳文章的圖片中發現,和中榮資本簽約的并非是PINGO國際,而是剛剛成立不久的易享家。

天眼查數據顯示,易享家的唯一股東為梁志恒,其名下僅有此一家公司,且其沒有在PINGO國際旗下公司任職。在股權關系上,易享家也與PINGO國際旗下公司沒有任何聯系。但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發現,易享家的誕生與PINGO國際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一位目前仍在職的PINGO國際員工B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易享家4月1日正式對外宣布成立。從那天開始,接單、發貨都是由易享家來進行的,但實際上用的是藝可的倉庫、藝可的貨。”

另一位目前仍在職的PINGO國際員工C證實了這個說法。該員工原本在藝可集團工作,后來工作需要被調去易享家,但是易享家的員工名單里面卻沒有他,“干活是給易享家干活,但是工資卻是藝可給。我現在到底是藝可的員工還是易享家的員工,搞得我自己都不清楚”。

隨后,已經離職的員工A給記者提供了數份資料。其中一份蓋有品高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品高國際控股)公章的“PINGO國際集團文件”,標有“總裁辦 字【2019】第08號”字樣,時間是4月13號。

該份文件提到:

為了做好PINGO國際集團新、舊訂單的切割,讓整裝業務能夠盡快裝入易享家,經集團總裁辦、財務部研究決定,即日起,PINGO國際集團旗下各三星品高所屬分公司:

1、全面暫停使用由總部下發的藍色POS機,原有整裝工程款的收款賬戶暫停使用;

2、新、舊整裝工程款統一匯至以下賬戶,戶名:江蘇品高易裝工程管理有限公司。

3、集團旗下各三星品高分公司在未有“調整整裝款收款賬號的通知”前,一律嚴格按本文件執行。

另一份則是一封工作函,落款時間為4月16日。在這份蓋有“中榮資本”公章的工作函里提到,“自2019年1月3日中榮資本與易享家簽約合作至今,通過雙方共同努力,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完成了易享家與藝可新舊主體法律關系的切割工作”。

除此之外,還有一份印有“廣東瑞美嘉家裝企業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公章的《關于整裝老訂單處理的通知》,里面提到,“為配合PINGO國際集團處理2019年4月1日前生成合同并交工程款的整裝老訂單,無錫管理中心、易享家、瑞美嘉現根據PINGO國際集團的工作部署,對老訂單的后續工作進行分工。”

關鍵人物楊耀祖

從PINGO國際官網介紹來看,PINGO國際有幾個重要組成部分:廣東瑞美嘉家裝企業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廣東藝可建材集團有限公司、廣東品高易裝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廣東三星品高整體家居裝飾有限公司等,但這些公司之間并無股權上的聯系。

盡管如此,無論是瑞美嘉的員工還是藝可集團的員工,都認為自己是PINGO國際的員工。

“我們是一個集團公司,藝可、瑞美嘉就相當于集團的各個部門,藝可相當于采購部,瑞美嘉相當于市場部、品牌部。”離職員工A說到,“我們自己員工稱瑞美嘉集團就叫PINGO國際瑞美嘉,藝可集團稱為PINGO國際藝可,相當于部門公司化。”

以藝可集團為例,“雖然從法律上看沒什么關系,但是藝可只賣東西給PINGO國際,所有的發票都是PINGO國際開,總部還欠藝可6000多萬沒有給,這些財務上都是可以查到的。”在職員工B補充稱。

IT產權律師趙占領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指出,這種情況一般有三種可能性:第一,公司間有商標許可的關系;第二,有可能通過其他方式控制,比如協議控制;第三,也有可能當初在設計公司架構的時候就是為了有意規避一些未來可能出現的風險。

“正常情況下,一家公司這幾塊業務都做,分幾個部門負責。一個部門出問題,都需要這家公司承擔責任。當每家公司只是負責某一塊業務,股權上是獨立的,如果這家公司出問題,只能追究這家公司的責任。”趙占領指出。

對于PINGO國際的業務模式,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的話或許可以很好概括:“實際上就是整合了一堆江西武寧老板的裝飾企業,統一成PINGO國際。”

然而PINGO國際在內外交困、最需要資金的情況下,為了在股權上沒有任何關系的易享家的發展,將自己的客戶拱手讓人,并下達文件要求旗下分公司將新、舊整裝工程款匯入戶名為“江蘇品高易裝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品高易裝)的賬戶中。

這種在商場上“舍己為人”的行為,顯得頗為蹊蹺。

上述離職員工A還提供了一張截圖。該截圖顯示,PINGO國際指定的打款賬戶有三個,其中兩個賬戶名為廣東藝可易裝建材有限公司,分別為對稅基本戶和一般戶,而最后一個賬戶名為“楊耀祖”的私戶,備注是“不需要開發票的賬戶請轉此賬戶”。而廣東藝可易裝建材有限公司是廣東藝可建材集團有限公司旗下100%控股子公司。

由于PINGO國際、品高國際控股、江蘇品高易裝、易享家在股權上沒有任何關系,至于新、舊整裝工程款統一匯至“江蘇品高易裝”賬戶下后,有沒有以及如何用到易享家的發展上,目前尚不清楚。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楊耀祖從PINGO國際旗下各企業退出后,或仍與品高國際控股、江蘇品高易裝有著藕斷絲連的關系。

工商資料顯示,品高國際控股參股的江西品高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的監事叫鄧旭輝,企業法定代表人同樣名叫楊耀祖。

而江蘇品高易裝的總經理、法定代表人為張濟,其同時為常熟市三星品高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南通瀟園裝飾工程設計有限公司的股東、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而名叫鄧旭輝的人同時是上述兩家企業的監事,名叫楊偉志的人則是上述兩家企業大股東。據PINGO國際員工透露,楊偉志其實是楊耀祖的親兄弟。

楊耀祖是一位70后,出生于中國“裝飾之鄉”武寧。這個總人口僅40多萬人的小城市,據稱從事裝修事業的人數超過10萬。

而在公開報道里,楊耀祖有一個響亮的名頭——“裝二代”。

上世紀90年代,一波又一波武寧人走出群山,走進裝飾行業。“中國家裝之父”余靜贛就是率先吃螃蟹的那批人,他帶領團隊南下廣州,靠裝飾設計敲開了成功之門。楊耀祖的父親,就是這個團隊早期的創業人員之一。

2005年,楊耀祖認為以家裝為入口的泛家居領域會爆發,于是在佛山順德創立三星品高裝飾。不過,三星品高裝飾之后的發展并不順暢,商業模式幾經調整。直到2013年,楊耀祖決定自己采購材料并打造自有品牌“PINGO”,開啟倉儲式裝修。

對于以上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多次致電楊耀祖欲進行核實,但電話始終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分享:

掃一掃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評論

深圳风采大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