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DG專柜:幾乎沒有顧客 有顧客要求退回預存金

杜嘉班納杭州大廈專賣店。

意大利奢侈品牌Dolce & Gabbana辱華被抵制事件不斷升級。除了原定在上海世博館的時尚秀被取消外,國內諸多電商平臺也已經將之下架。

11月22日下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回應記者有關杜嘉班納(Dolce & Gabbana)風波一事的問詢時表示,中方不希望此事上升為外交問題,但外界應了解中國民眾如何看待這一問題。就在抵制事件發生后,錢報記者走訪了位于杭州大廈的該品牌店,雖然依舊開張,但幾乎沒有什么顧客,更沒有看到有顧客下單。店方未接受采訪。

杜嘉班納最近發布的一則視頻引發爭議。

杜嘉班納最近發布的一則視頻引發了爭議。

杜嘉班納聯合創始人之一Stefano Gabbana的辱華言論。

辱華事件發生后,杜嘉班納官方微博公開回應,原因是賬號被盜!

有顧客要求退款,有顧客不敢再穿

就在抵制事件發生后,11月22日上午,錢報記者走訪了杭城的該品牌店——位于杭州大廈的Dolce & Gabbana。

記者在店門口看到,該品牌正常營業,偶爾還會有一些顧客進出,但短暫停留后便離開,未有下單情況。在店內,有數名導購依舊為顧客服務,提及抵制事件,一位導購表示目前還看不出對他們有什么影響,其余有關此次事件的情況,不便多說。

在店外,一位曾消費過該品牌的顧客也表示,其實一般這類奢侈品店人流量都不會像類似耐克這樣的品牌店那么大,所以抵制事件對這家店的影響,從表面并看不出來。但事實上,影響的確存在。

記者了解到,抵制事件開始后,該品牌店一位導購曾向在該店預存消費金的客戶表示,最近有新款上架,希望顧客能來試一試。但這位顧客表示鑒于目前該品牌創始人因為辱華事件造成的影響,她希望退回預存款項:“不好意思,全國都在抵制,錢能退回來嗎?都不敢穿了。”

有顧客表示要退還預存金,不敢再穿了。

此外,杭城的蘇小姐多年來一直很愛Dolce & Gabbana這個品牌,每次去歐洲必定要去Dolce & Gabbana專賣店掃貨,上個月還剛在倫敦入了一條手工鑲珠高定連衣裙。

但辱華被抵制事件出來后,蘇小姐感覺非常震驚,“中國應該是Dolce & Gabbana最大的市場,而且Dolce & Gabbana的設計風格中國人本來也還是蠻喜歡的,包括我本人也是特別喜歡這個品牌。”蘇小姐說,如今設計師竟然如此態度,她感覺今后若再選擇這個品牌,會有心理障礙了。

與蘇小姐一樣,向女士也是幾乎收集了Dolce & Gabbana每一年的經典款,每次出席重要場合,感覺特別鎮得住場面。但昨晚她對著一柜子的杜嘉班納在暗暗嘆氣:這下這些“戰衣”都見不得人了,虧大了。

代購表示該品牌性價比很一般

“這牌子很挑人,普通消費群包括中產階級都消費得不多。”目前在意大利米蘭求學的徐聰(化名),除了日常學習,也和很多留學生一樣,會做代購,Dolce & Gabbana這個意大利品牌對她而言極為熟悉。

此次辱華事件發生后,抵制該品牌的波潮已經推至該品牌的意大利米蘭總店,多名手持寫有抗議言辭紙板的中國年輕人,在店門口抗議。

杜嘉班納米蘭總店門口人們抗議。

徐聰接著告訴記者,該品牌一條質量一般的連衣裙,隨便都是3000歐元左右的價格起步。所以在她看來,除非真正非常有錢不看價格就看樣子就下單的客戶,一般蠻少會有人愿意花這筆錢去消費,“這個牌子又很妖嬈,很有辨識度,所以他們專門就是賺那些真土豪的錢,而且非常暴利。明星也愛買,因為樣子就是很出效果,不日常。”

事實上,在此之前,該品牌的產品因為品質問題,曾多次被國內工商機構處罰過——據公開資料查詢發現,該品牌曾因“在產品中摻雜、摻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產品冒充合格產品”被上海有關部門多次處罰,其中最嚴重的一次處罰金額達34萬余元。

徐聰最后對記者說,從性價比而言,Dolce & Gabbana并不算值得購買的品牌。“擺到臺面上這么辱罵我們國家,我們肯定堅決抵制。反正對代購來說,本來也真沒什么人買他們家的產品。”

京東下線杜嘉班納產品。

天貓下線杜嘉班納產品。

考拉下線杜嘉班納產品。

并非第一次惹眾怒,無端傲慢讓品牌市值明顯下跌

實際上,這也不是Dolce & Gabbana第一次惹怒中國人,甚至于,該品牌的品宣產品曾多次被中美等國的時尚圈批評。

比如2017年4月,該品牌在中國拍攝的“#DG愛中國#”宣傳片中,該品牌就選擇讓身穿華服的模特出現在北京知名景點,如天安門、雍和宮、南鑼鼓巷、長城,與亂入的路人“合影”,照片中,模特開懷大笑。這讓輿論認為,該品牌對中國的發展以及中國民眾的精神面貌有嚴重的偏見。

此外,該品牌發布的部分品宣海報甚至產品,也被多個國家批評有負面暗示和種族歧視之嫌。

但面對如是,作為該品牌創始人及設計師之一的Stefano Gabbana,也是此次事件的導火索人物,對外界的評論多數時候都是嗤之以鼻,甚至表現傲慢。在歐美時尚圈,Stefano Gabbana還因時常負面評論他人,被外界稱之為“毒舌”。

然而,據公開報道顯示,截至今年3月31日的12個月內,該品牌其收入基本與上一年持平,錄得12.9億歐元,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同比下滑7.1%至1.56億歐元。在上一財年,該品牌的收入增長9.6%至12.96億歐元,凈利潤則暴漲346%至8000萬歐元。2016年8月,Dolce &Gabbana傳出因固定成本飆升將大規模裁員1000人。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分享:

掃一掃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評論

深圳风采大星走势图